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联系我们
 
首页
新闻动态 网络课程 健康教育 专家团队 疑难病例会诊 问卷调查 技术创新 专家出诊 项目介绍  

采用不同子宫内膜取样器实施子宫内膜活检的诊断价值分析

新闻来源:本站 作者: 杨将、李环等 发布时间:2018/4/16 修改:2018/4/19 类别:技术创新 点击:434

                                                                             采用不同子宫内膜取样器实施子宫内膜活检的诊断价值分析
                                                                                                                   杨将、李环等
                                                                             摘自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2017年3月第18卷第2期
          子宫内膜癌(endometrial carcinoma)是子宫内膜上皮性恶性肿瘤 , 近年来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逐年攀升,成为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及欧美国家最常见的女性生殖道恶性肿瘤。目前国内子宫内膜活检主要依赖于诊断性刮宫(诊刮),而据相关文献报道,依然有大约 60% 的诊刮取材不及宫腔面的 50%,因此其准确性遭到质疑,此外诊刮
具有操作烦琐、手术创伤大及患者耐受性差等特点。
       近年来,子宫内膜取样器以能获取满意子宫内膜组织,创伤小、操作简便而得到临床医生的关注,且在诊断子宫内膜病变中与诊刮有良好的一致性,在欧美国家已被广泛用于获取子宫内膜进行活检。目前,国外使用较多的是 Pipelle 子宫内膜取样器,但由于价格昂贵的原因并未在国内得到广泛的使用,而国内已有部分医疗单位采用国产的 JUSO 取样器,其价格较 Pipelle 取样器低廉,但诊断准确性仍未得到证实。本资料通过对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在临床中的应用数据,并采用国内最为常用的诊刮作为参照,评价 JUSO和 Pipelle 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在诊断子宫内膜病变中的价值。
       一、研究对象
      选取 2014 年 6 月至 2016 年 2 月就诊于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科门诊,有指征需行子宫内膜病理活检的 210 例患者。将患者按不同就诊时间分组,分为 JUSO 组(117 例,使用 JUSO 取样器采集子宫内膜)和 Pipelle 组(93 例,使用 Pipelle 取样器采集子宫内膜)。两组患者的年龄、体质指数(BMI)及子宫内膜厚度、子宫内膜病理检查指征及合并症分布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二、子宫内膜病理活检
子宫内膜活检指征:年龄 35~65 岁;有不规则阴道出血、异常阴道流液及绝经后阴道出血等;B 超提示子宫内膜不均匀增厚,绝经女性子宫内膜≥5 mm,未绝经女性子宫内膜≥11 mm;妇科良性疾病,术前常规行子宫内膜评估的患者。
     三、方法
    1. 操作方法:JUSO 子宫内膜取样器(北京世纪众诺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由注射器及连接的塑料吸管构成,吸管的末端有一直径 2 mm 的小孔,将吸管置入宫腔搔刮子宫壁,回抽注射器形成负压获取子宫内膜组织。与 JUSO 子宫内膜取样器不同的是,Pipelle 子宫内膜取样器(美国 CooperSurgical公司)由鞘和抽芯构成,鞘末端有直径约 1.5 mm的小孔,将鞘置入宫腔后可用末端的小孔搔刮子宫内膜,回抽抽芯形成负压获取子宫内膜。患者取截石位,双叶阴道扩阴器暴露宫颈,宫颈钳固定宫颈后,首先使用子宫内膜取样器获取子宫内膜,回抽活塞,形成负压,获取子宫内膜组织。子宫内膜取样器获取子宫内膜组织完成后,使用适当规格的金属刮匙进行诊刮获取子宫内膜组织。术后记录两种不同取样方式的操作时间,并根据 Wong-Baker 面部表情疼痛量表,记录两种取样方式的疼痛指数。
2. 结果判读:子宫内膜取样器和分段诊刮获取的子宫内膜组织由两位同级别的病理医师进行病理学诊断,结果判读为 5 类:① 正常子宫内膜;② 子宫内膜息肉;③ 良性子宫内膜增生;④ 子宫内膜癌及非典型增生;⑤ 不合格标本。正常子宫内膜包括增殖期、分泌期及出血期子宫内膜,良性子宫内膜增生包括单纯性与复杂性子宫内膜增生,不合格标本指子宫内膜组织及腺体不足或血块过多,导致病理医生无法做出明确诊断。
      四、结   果
   1、取材满意度
   JUSO 组取样器与其诊刮取材满意度分别为86.32(%101/117)和 91.45(%107/117)(P=0.212),Pipelle 组与其诊刮组分别为 80.65%(75/93)和89.25%(83/93)(P=0.101)。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取材满意度同诊刮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种取样器取材满意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267)。   
       2、诊断准确性
       JUSO 子宫内膜取样器在诊断子宫内膜病变中与诊刮组的准确性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见表 3。Pipelle 子宫内膜取样器在诊断良性子宫内膜增生时较诊刮组的准确性低(P =0.009),而在诊断其余子宫内膜病变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在诊断各种类型子宫内膜病变中的准确性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0.05)。
       3、操作时间及患者耐受性
      子宫内膜取样器获取子宫内膜组织的时间明显少于诊刮术(P <0.05),疼痛指数也较诊刮低(P <0.05),JUSO 和 Pipelle 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在获取子宫内膜组织时所使用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而 JUSO 组的患者疼痛指数明显高于 Pipelle 组(P <0.05)
       五、讨论
   本研究采用的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与诊刮之间总体上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 Pipelle 的准确性为 86.71%,高于 JUSO 的 58.33%,这主要是由于子宫内膜癌及非典型增生的样本量较少,但通过统计学方法计算差异并无统计学意义,待后续扩大样本量后进一步证明。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具有相同的诊断准确性。且两种子宫内膜取样器的手术操作时间均短于诊刮术,是因为子宫内膜取样器无需扩宫,患者耐受性好,更加配合医生的操作。本研究在获取子宫内膜时,先采用子宫内取样器获取子宫内膜组织,再进行诊刮,前者势必会影响后者的取材效果,但两者获取子宫内膜组织均存在局限性,据相关文献报道,诊刮 80%的患者取材不及 75% 的宫腔面,60% 的患者取材不及 50% 的宫腔面。此外本研究的患者子宫内膜厚度均≥5 mm,先采用容量较小的子宫内膜取样器,后采用分段诊刮术,这在理论上保证了两种取样方法均可获取足够的子宫内膜组织,因此诊断具有可比性。
        综上所述,采用子宫内膜取样器进行子宫内膜活检可以达到同诊刮同样的取材效果和诊断准确性,考虑到子宫内膜取样器的操作时间短及患者耐受性好等优点,JUSO 子宫内膜取样器和 Pipelle 子宫内膜取样器在临床应用中优于诊刮,但在临床应用中需考虑个体化因素。
          参考文献:略

上一条:JUSO子宫内膜     下一条:子宫颈癌患者Ⅲ型

类似新闻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盆底中心 粤ICP备06013488